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数字瓷都(www.jdzol.net)·景德镇在线旗下同城生活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民生民情
搜索
查看: 1871|回复: 15

汨罗,五月,一路向西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5-27 20:4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汨罗,五月,一路向西
洪洲
1先生,你还是走吧
两千多个五月过去了,水,还是那么硬,风,还是那么紧,梦,还是那么遥不可及。先生,你在那个五月,从汨罗江的船上,一头扎下去的时候,您想过吗?那惊天的水花,是不是不那么干净?
一条河,从那天起,就这样一路向西了。一路向西地被您用一双手,托上了历史的背脊。
今晨,我伴着这条河,也在一路向西。修水,平江,汨罗,洞庭......。我的双眼,穿过我那枚独立审视的镜头,带我看到了更多,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过的场景:
东岸,那一艘放学的渡船沉了。水上水下,那近百朵超载的鲜花,从此,只能时沉时浮地去追逐着太阳。西边,那大山皱褶里的空心山村,守巢老人的陋屋,摇摇欲坠地结在连天的衰草上。像极了五月汨罗的岸上,那一树树残败的榴花。
我,站在汨罗的响水之湄,就如同站在《离骚》之上。我扔一块石头入江,把那一圈圈水的波纹,收藏在数码芯片上。我只是不知道,那些漪涟是不是还能拓印上《九歌》的翅膀?
两千多年了,流水已过,飞鸟已过。那两千多回的花开花落,都向您证明了,流水是动的,土地却在沉默。这两千多年的响动和沉默,还载得动您《天问》的澎湃吗?
远望、倾听、思索。至今,我依然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,峨冠博带地在汨罗江畔徘徊。
我还看到,南海、东海、藏南,还有更多的地方。那些高天之上,有无数的人衣衫褛烂,泪如雨下。他们在吟诵您的诗歌。
那里的水也攒紧了拳头,它们,为它是水的本身,而倍感荣光。
您还是走吧,先生,什么也别问了。五月,汨罗,投江。从此,汨罗就是您的了,您一个人的。任谁也改变不了。
如一管竹的七孔之伤,早已成了传奇。
可您还是走吧,汨罗,洞庭,大海.长江。.....。
您留在这里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2、鱼说,您是一块金子
五月的那天,那个可怜的渔夫和他的船,一定被您吓得不轻。三闾大夫,先生,您可知道,您这决绝地纵身一跃,两千多年了,被吓着了的历史,至今还躲在宣纸里哆嗦。
你那时绝对不仅仅是个三闾大夫,您的肩上,还扛着顶天立地的诗名。跳下去,那一刻,汨罗的波涛,有如洛神轻轻合上的眼睛。
从此,楚天云低,天下,少了的不仅仅是个三闾大夫。洞庭水起,更是系留起了一艘惊天的诗魂。
那可是关天的人命啊。渔夫他们,也许就躲了。他们,也许就逃了,天涯海角。也许,早已抄斩了满门。反正,从此史无记载。
要不然,汨罗江上,到今天,肯定会有一年三百六十场的漂流。精明的老板们,一定会用大幅大幅的唾沫来鼓噪,说是他手下船夫的祖先们,是多么地渊远流长。素纸朱泥的族谱里,早已散发开无上的荣光。
就是制造了一江坟堆般的挖沙淘金船主,也会和政府辩解:打我五十八辈的祖上起,就把捕鱼的习惯给戒了,变成了,在满江满河地寻找您!
鱼说,我的祖上还背负过您,背您,像越过千年一样,越过了洞庭。秭归记得,他们说得不是真的,但先生,您是块金子,这是真的。
您在云端里看吧,到今天,无论有多少污水流进了江里,那龙舟依旧在竞渡。五月,汨罗竞渡。波涛汹涌,那都是龙舟踩出的巨大的脚印。
那一刻,震天的锣鼓声里,数百双粗壮的手和木桨,和着两岸数以万计的呐喊,汇成了另一条河流膨湃的号子。
江河,今天,以这样一种呼啸的方式,是在怀念一个人吗?遥看红旗指处,悬挂的,依然是闪亮闪亮的金钱。
独醒亭、碑林、屈子祠、玉笥山。庙堂之上,那些收费的门槛,像洞庭三月的桃花汛,越抬越高。端午,屈原,汨罗,秭归......。一路上,大家都在搭台唱戏,这一码码经济的戏,谁弄得清,到底养胖了多少商贾官人,累瘦了多少百姓苍生?
五月,汨罗,一路向西。我枕着汨罗唱了一路的歌,到今天早上,才发现,我唱的每个音符,早已是无曲无词。
3子规啼血
江畔,竹林,子规声声。
子规鸟,在湘天楚地间飞来飞去,大声地哭泣。它的口角眼脸,你看看吧,都在红红的出血。
鸟说,我的血,其实是在这汨罗江畔,被这一片片工厂的烟囱,杵出来的。我要叫,因为我是子规;我要飞,也因为我是子规。
我的呼号,就是要先生,您千万不要睡着了。一睡着,会又是个千年。
我咳出了血,我也没办法。你看,晚风如梳,正梳得炊烟四合。炊烟里,那些在田地里劳作了一辈子的老乡们,不也佝偻着背,咳嗽声声?
子规啼血,有不少的血,是喝这一路向西的江水,喝出来的。两千多年了,屈原,先生。您投江的那个下午,早已被历史尘封。我的啼血,也不全是为了你,到今天,我更不想让那些追随过您的诗人,也纷纷投身到江里。
君不见,汨罗,珠江,赣水,淮河......。那些泛着白沫的水里,连淹下去的鱼,都会被烂掉。怎么可能会有足够力气的大鱼,能够背负得起你?
有什么事,兄弟们,都要多想想,千万不要再去投江。君不见,子规啼血,夜夜盼君归!
土地养育了人,人,最终都要把收获的一切,原原本本地交还给大地。不是吗,先生,既便伟大如您,您的肉身,不也把家回归到了汨罗的土里。
所以,不要悲伤吧,学会和土地、和流水,在远离和靠近中不断前进。在迎着风走的日子里,多想想您满脸的骄傲和不屈。
我不知道一只鸟,是怎么和您、和这两千多年来的人民,有了如此合情合理的关系?
我也不知道,要到什么时候,我们在对龙舟、对江水有些疑问时,再也不需要等一只鸟的年年飞来,等它飞来飞去地提醒我们。
什么时候,能让我们用得到和您那时一样洁净的水、洁净的空气。临老了,能让我们干干净净,无忧无虑地做些桑麻农事?
4先生请您带上
停车,是在一个古老的码头。看这条,像河岸裂开的伤口样的石阶,在五月的夕阳里,正缓缓走入了河流。
我们淌着齐膝深的江水,把带来的米粽递给您。先生,您收好了,再别给鱼吃了!
如今粽子也很金贵,一只湖州糯粽的价钱,抵得上我们远在山里的老父亲,他整整一天的食粮。
所以,屈原大夫,您也别怪乡亲们,他们的儿孙,早已打工去了外地。自已,守着三间老屋五分地,日子,过得也很不容易。现在还能有多少人,舍得把一串串的粽子,投入一江混浊的波涛里?
点几艘河灯,这是专门做给您的。尽管没有喧天的锣鼓,没有招展的红旗,更没有铿锵的号子。
但先生,您将就着看吧。就让它们照着您,一路洞庭、长江、大海地走吧。如今五湖四海的龙舟竞渡,场场都吊着花红,亮着金钱。锣鼓响亮,锣鼓声声,那不是在驱鱼赶魅,而是在搭台唱大戏,没有哪一声,是专门给您的!
站在沉沙港的码头上,我问汨罗,我问洞庭。这两千多年了,先生,您还住不住在这里?我不知道。
可如果您要走了,也是对的。我们就把这几串米粽,这几盏河灯,还有这几杯浊酒,权当给您送行吧。
您走了,也别担心。每年不是还有端午吗?那天,我们总会吃点粽子,晚上,也会点上一柱诗歌的香。
我的,还有您的。
不会谈诗,也没什么关系。一滴流过汨罗的水,在这个季节,总会令我沸腾。一枚从《诗经》上长大的橘叶,总在轻抚一生,夜夜,给我们安神。
远看,有几丛苦艾和菖蒲依偎在西下的夕阳里,江风阵阵,可它们在飞鸟的翅膀下,依旧萧瑟地站着。
仿佛在汨罗江边,排着冰冷的仪仗。千年,刀枪林立。
再酹一杯酒吧,然后上路。
酒,是洞庭湖水酿的酒。先生,您尝尝,看这些年迈的稻黍,还有没有两千多年前的丰裕和醇香?
5空白
屈原,先生。两千多年了,您纵身一跳,汨罗江,就熟了。熟得像村口初夏时,那枚黄黄的枇杷。
枇杷熟了,江水,光芒四射。成熟了的它们,知道在一个适当的机会,让一个时代的情绪,掩面而泣。泪水,沉甸甸地结上了历史。
一江西行,昼夜不息。先生,您那把未曾解下的佩剑,还是否悬在您的腰间?经年的水激石动,您摸一摸,不知会不会硌疼了哪里?
流水万年,青山千古。您知道,面临巨大的悲伤,能够超越死亡的,只有死亡。
难怪有诗人高站在海的那边,捧一卷《离骚》在大声的吟哦。汨罗江,就这样,一不经意,就成了蓝墨水的上游。
五月,一扇斑驳的老木门,铁锈厚厚的门扣上,苦艾,插出了一支淡淡地清香。这股一成不变了两千多年的清香,让我仿佛又回到了您当年坐过的船头。流水、白云、飞鸟、兰天。此情此景,令我无端地感动到了天明。
苦艾,清香,仿佛它也知道,两千多年之后,我们正在汨罗顺江西下,它们差一点就等了个地久天长。它们现在还在孤孤单单地举着手,等着我们的到来。
等着,等着我们的镜头和眼睛,拥挤到它的门前。一张张定格的镜头、一场场意境的沉淀,就像一张一张撕下的诗稿,码着码着,就堆到了天明。
下午,古樟下一张婀娜的笑脸,被我们反光的车镜照亮。一闪一闪的眼波流动,让我们想起长了五千年的斑竹,想到了那佩玉而行的潇湘夫人。
古人都是这样,把精神的指向,以消失的方式定格了下来。从此,大家都站到了书上。那些时光,仿佛以光速一般地逃亡,瞬间,就穿越了千年。
这些日子在画面上,很快就流走了。有古樟为证,刚过了桃花汛,那条通往洞庭的江,又变细了。连带上了云梦大泽的枯瘦。
托起过,又收留过先生的水啊,如果无法扬波作浪,那你还叫什么汨罗?
你走好吧,先生。入海,如又重生!
那时,什么都会好起来的。不要像我们今天,走了很远很远,却忘记了为什么要出发。
正如年年的五月,我都会去深刻地怀念您。那时,午夜的灯火,会像汨罗江的涛声一般依约而来,别样地感受,如青铜的钟声,一下一下地在灵魂中回响。这些,谁也无法逃避。
留一些空白给梦吧,也没有什么关系。汨罗既使没有了水,但有先生来过,仍是中国的汨罗!千古的汨罗!
201361492748550.jpg
(图片来自网络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7 21:1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刚读了第一章,就想说几句。下面几章,明后天再读。 就此章而言,在下感知先生对世俗给予屈原人文方面的传统定位,有所追问和质疑,真是难得,尤其是以散文诗的体式出之,而非生硬说教。也许我想多了,误解了先生此章蕴含,若如此,请先生见谅。 这样的诗意、理思相融和的文字,这样的质疑与追问,总是能新开一扇窗口,得以让心灵呼吸到新鲜空气哦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8 19:1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章《鱼说,您是一块金子》,籍意象,通过深入辨析,寓意于境。让我们得以感知,在历史与当下双重文化交构互渗投影 中,犬儒文化生命力始终如一的顽强与必然式微和无药可救。在我看来,这是文中给出的诗意预言,即:粉饰,早已技穷早已破绽百出,逃避的路早已关闭。信不信由你哦,哈哈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9 09:2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赵兄的文章,字字矶珠,掷地有声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9 09:4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左手老师精彩美文,此文洋洋洒洒,写出了哲理情思。为了方便转载到市作家协会网站“美文欣赏”栏目,于是代为加了一幅图片。谢谢支持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9 10:24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赵老师洋洋洒洒的大作,词精句美,文意深远,值得一读再读!真是我们乐平的骄傲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9 15:20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赵老师深参华夏文艺之精髓,赞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30 13:50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 子规啼血》,理思盘旋,心音锐亮。切中弊症,启迪思想。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30 15:0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拜读佳作,一路追问,那水,那人,那两岸灯火,那飘逝的岁月,都在屈原的天问中进行。问好赵老师。祝端午节快乐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数字瓷都(www.jdzol.net) ( 赣ICP备12001759号  

GMT+8, 2018-2-26 01:23 , Processed in 0.446076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